<form id="zldvj"><form id="zldvj"><nobr id="zldvj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em id="zldvj"></e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ldv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ldv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ldvj"><nobr id="zldvj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今日中國
          “關鍵是站在什么角度看問題”(微觀察·幾道生態選擇題,總書記這樣回答)
            前不久一次座談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回憶起1985年離開河北正定時的一個場景。

            “途經白洋淀,孫犁的《白洋淀紀事》一直在腦海里??傻搅吮6ㄒ淮蚵?,水全是干的。很痛心!”

            30多年過去了,赴雄安新區考察,總書記專程到了那兒。魚翔淺底,鳥鳴枝頭,水豐草茂。

            時光如梭,滄海桑田。生態發展歷程的這道剪影,何嘗不是中國不同發展階段的映照?

            生態,習近平總書記稱之“我最看重的事情之一”。這些年,國內國外,總書記緊抓這件事不放,將生態文明建設置于“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”的戰略位置。

            生態,關乎政治,關系經濟、民生。在漫長的中華民族發展史上,事關生態的抉擇,深刻影響著文明興衰,蘊含著治國理政的價值邏輯。

            橫看成嶺側成峰。習近平總書記語重心長:“生態的事,關鍵是站在什么角度看問題。”“在生態環境保護建設上,一定要樹立大局觀、長遠觀、整體觀。”

            立足眼前看,還是用大歷史的視角去看?

            小興安嶺深處,習近平總書記駐足于參天古樹下,久久凝思,感慨“時間的川流不息”。廣西古村落,對年代久遠的老樹,總書記坦言“有敬畏之心”。

            碧波萬頃的湖,壁立千仞的山,奔騰不息的江河……敬畏哺育人類的大自然,敬畏肩頭沉甸甸的歷史責任??倳浺幌?,至今讀來仍振聾發聵:

            “現在,我們已到了必須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力度的時候了,也到了有能力做好這件事情的時候了。如果再不抓緊,任憑破壞生態環境的問題不斷產生,我們就難以從根本上扭轉我國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,就是對中華民族和子孫后代不負責任。我國生態環境矛盾不能在我們手里變得越來越壞,共產黨人應該有這樣的胸懷和意志。”

            做到這一點需把目光放長遠,算大賬。就拿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來說,沿岸省份正準備大干一場,然而,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:

            “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”;“發展也要講兵法,兵無常勢。有所為是發展,有所不為也是發展,要因時而宜”……歷經幾十年激流勇進的大開發、大建設,是時候改變了!“有所不為”的戰略判斷,蘊含中國共產黨人的戰略遠見。

            長江十年禁漁,牽一發動全身??倳洀娬{,這件事就算是“水泥墻”,也要發揚釘釘子精神釘進去。

            “為什么下決心禁漁呢?為子孫謀。保證生態恢復多樣性,不能斷送在我們手里。”

            重歷史也重未來。時間跨度的縱深,背后有一份“功成不必在我”“功成必定有我”的政績觀。

            用歷史的長鏡頭去端詳,習近平總書記看得深刻:“生態文明建設并不是說把多少真金白銀捧在手里,而是為歷史、為子孫后代去做。這些都是要寫入歷史的。要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懷,真正對歷史負責、對民族負責,不能在歷史上留下罵名。”

            過去有的江邊房子臭得開不了窗,而今山綠了河清了。山間江畔,斑斕大地,正一日日變著模樣。“不慕虛榮,不務虛工,不圖虛名,切實做到為官一任造福一方。生態環境保護正是為民造福的百年大計。”

            此刻,重溫總書記的這番話,字里行間的人民情懷、歷史擔當令人感佩。

            立足一域看,還是站在國家整體去看?

            習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時,一位當年前去采訪的記者很有感觸地說,他開設農村研究所,眼光并不只是放在縣里大事小情上,而是為農村發展的具體問題開辟試驗田。

            “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。”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引用歐陽修的這句話,也是一以貫之的方法論。

            “中華水塔”青海三江源,美得如一幅濃墨重彩的山水畫??倳浾劶八氖姑?/p>

            “要想一想這里是國內生產總值重要還是綠水青山重要?作為水源涵養地,承擔著生態功能最大化的任務,而不是自己決定建個工廠、開個礦,搞點國內生產總值自己過日子。”

            站在國家的、全局的角度考慮自身發展定位,而非盯著腳下的、眼前的一畝三分地。去年4月在陜西秦嶺,總書記用一個詞精辟道出:“國之大者”。

            “黨中央看問題,都是從大處著眼,一個地方最重要的使命是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生態環境保護的成敗,歸根結底取決于經濟結構和經濟發展方式。破除舊動能、培育新動能,需要壯士斷腕、刮骨療傷的勇氣,更需“千磨萬擊還堅勁”的定力。

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關鍵期,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實地察看各地生態保護情況,用意深遠:不能因為經濟發展遭遇困難,就開始動鋪攤子上項目、突破生態保護紅線的念頭。

            生態環境保護不是簡單的“看護”,需要在國家大棋盤里積極作為??倳浂诘溃?/p>

            “在全國大格局中的職責怎么樣?我們說保持定力,就在這里。要有定盤星,堅定地貫徹新發展理念、推動高質量發展,不能籠統、簡單、概念化喊口號。決不能再走老路,回到老做法、老模式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孤立地看生態,還是辯證系統地去看?

            生態和GDP,在上世紀90年代,很多人視之為一道非此即彼、不能兼容的選擇題。

            習近平同志早年間就提出另一種破題思路。1997年到福建三明調研時指出:“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。”他先后5次深入生態困境中的長汀,亮出鮮明態度:生態這件事必須抓,“抓到最后卻是養了金雞、生了金蛋”。

            2000年,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前瞻性地率先提出了建設生態省戰略構想。在GDP、財政收入就是最大政績時期,這一舉動頂住的壓力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再之后,2005年在浙江安吉余村調研,村民們正猶豫發展之路,習近平同志點明方向: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。

            彼時,照著干的村民嘗到了甜頭。轉變發展觀、改變人的觀念,盡管很難一蹴而就,但生動的實踐正是真理最好的驗證。

            今天,這些話家喻戶曉,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入人心。山里的村子、河邊的寨子,鄉親們端起生態飯碗,開辦農家樂,用另一種方式續寫祖輩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今年全國兩會“下團組”,習近平總書記談到這些年的認識轉變,感慨析之:“認識是有個過程的,認識也是發展到一定時候才能夠真正統一認識的。付出犧牲環境的代價后痛定思痛、認識升華,認識水平不斷螺旋上升。”

            即便就生態本身而言,認識的范疇也在不斷豐富。

            2013年,習近平總書記創造性提出:“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。”隨著實踐拓展,這一理念進一步發展完善。“十三五”時期,總書記讓加上“草”字,今年全國兩會“下團組”又強調增加了一個“沙”字。

            “堅持系統治理。山水林田湖草沙是不可分割的生態系統。保護生態環境,不能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。”今年4月召開的領導人氣候峰會上,習近平主席首次全面系統闡釋“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”理念的豐富內涵和核心要義,這是其中重要一點。

            峰會再次提及碳達峰、碳中和的“中國時間表”。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“大就要有大的樣子”。面對全球環境治理前所未有的困難,中國主動擔當,時間跨度之短、任務之艱巨,傳遞了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下的中國風范。

            “日行萬里,看著地球村很感慨,誰也不能獨善其身。”總書記思慮深邃:“這件事不是讓我們做,而是我們為了人民幸福、為了永續發展主動要做。”

            一周之后的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,將“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”,列入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具有的重要特征之一。

            “人與自然和諧共生”,這是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精粹,延續了“天人合一”“道法自然”的文明根脈。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叮囑,別跟自然較勁,應該以自然為根。而另一個詞“現代化”,是民族復興夢想,是“第二個百年”的矢志追求。

            歷史和未來在此交匯。

          更多精彩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之窗官方微信(qingdaochina_org)

          上一篇:習近平向納米比亞總統根哥布致慰問電
          下一篇:習近平向上海合作組織民間友好論壇致賀信

          市政府機構 新聞媒體網站 友情鏈接